四書五經四庫全書道教指南茗香文齋茗香文齋-補遺軒怡文苑
> 新國學網---茗香文齋 新國學網---茗香文齋
 現代散文>>>

國難旅行
李金發


國難旅行──重慶、巫峽、三斗坪、洞庭湖、長沙

憶前年八月間到重慶,想不到僅僅一年零四個月的勾留,又奉了命回到我

來的地方──柳州去。

接到派出的公事已一個半月,因為各種手續沒有辦好,一直到十二月還沒

有走成,幾個同行的專員,為了飛機票事,奔走于

軍委會與航空公司間,結果仍

是落空,有眷屬的三位,決意放棄乘飛機的念頭,另覓代步的方法。

木炭車使人談hu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hu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huse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se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se變,結果大家以探險的精神,決定從三斗坪往長沙轉桂林。

我們抗戰了五年多。居然能在敵人火線不遠的地方,建立交通孔道,這就是我們民

族的偉大處。

從船舶管理所,得到免費乘差船到三斗坪的三等臥鋪票七張,“不得攜眷同

行”的布告,暫時免予適用。

下午三時半,始決定乘船由長江東下,因要晚間十二時前下船,翌日清晨

啟輪,三個人于是如遇警報似的,飛跑到銀行及家里收拾行李。三冬天氣,也得汗

流浹背,緊張情形,實有點好笑。人生若多幾次這種遭遇,頭發當會白得更快。到

九時半,大家才浩浩蕩蕩地集中,到朝天門下船。這個民蘇船,乘客多是公務員,

聽說到中途要載X

X

名士兵到前線去,十二時始安排好被褥入睡。第二日五時,

就離渝東下,因為下水,船行如飛,醒來已經過了木洞。

那天晚間六時到涪陵,共行三百六十里,第二日八時經豐都,午后三時忽傳警

報,大家爭向山上躲避,市民則雇小艇向上游疏散,像龍舟競賽的情景。至五時仍

無飛機,又復開行。晚間到萬縣,又行了三百六十華里。

二日來,因為船是上辦事人的剝削,沒有好好吃到一頓飯,于是大家到大

同酒館去大嚼一頓,食欲于人生亦算大事。

翌日三時開船,到盤沱避警報,這是晝伏晚出的政策,我們又到街上去大

嚼,看新嫁娘、游山澗,幾忘人間何世。夜到夔州,聞幾日來敵機又很猖獗,炸秭

歸,巴東等地,輪船只能在警報時間停航。二十六日夜,此船過巫峽,從床上驚起,

想細看這個名勝,可是月se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se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se朦朧,波濤洶涌,只覺兩岸狹窄險要,不能看到全景。

同船一個中年婦人,星夜起來,佇立船舷去看巫峽勝景,平凡的婦人,有這種熱情

也就不平凡了。

晨六時,到XX山下停船,大家向山上之三家村去躲避,這里江面極狹,

恰好有一個小灣還可以藏船;兩岸石壁百數十丈,敵機雖多但看不見,真是一夫當

關萬夫莫敵的險地,聞這里就是《西游記》所說的火焰山,姑妄聽之。一家村鄉人,

燒著柴火在房內圍爐,同時柴煙熏著數十丈的煙囪,他就靠煙肉做我們的生意。

聞昨日秭歸炸中一船,死傷淪陷區出來的學生許多人,但是我深知一般人

講話,總喜歡夸大,這數目不可相信,故我聽人說話,估計一般人的方法,總是照

著某友人所定:愚、惰、妄、拙、四個字。一個三斗坪生長的勤務兵:暢談在前線

做防御工事的情形,口若懸河,我們由此知道石洞如何堅固,所以敵人始終不能越

雷池一步。

夜過白帝城,可惜沒有看清楚,想起“朝辭白帝彩云間”的詩句,不禁惘

然。是夜失去放在門邊的皮鞋一雙,架上眼鏡一副,都是那些睡艙面走廊上×××

×之所為,我一點不埋怨,我反覺得慰勞他們實太小了。

孔明擺八陣圖的滟(yu)堆,又在夜中渡過,可見看一名勝,也要幸運。

在火焰山,聞二十五日敵機六架,追炸民航船,死傷甚多,我們躲避得法,并不害

怕,再一日可到三斗坪了,聞自去年八月起,未炸過,我們適于到此,我們幸運,

有這機會試驗我們的勇氣。

船上的伙食員,在火焰山的人家大規模賭錢、麻雀、天九,應有盡有,他

們從旅客身上賺得國難財,在此浪費,伙食員輸了二千元,一個上尉連長,贏了千

余元。一個工事營的兵輸光他的本錢,他說到巴東的伙食都沒有了,在這個場合,

看出各樣的人生側面。

二十六夜時,始到巴東,城在半山,天se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se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se漆黑,令人喘氣如牛,摸索著去

找黃副司令長官,不料他是在恩施,巴東只有辦事處,以很迅速爭取時間的手段,

始得在大同旅館覓得五個房間,否則有坐待天明的可能。因連日轟炸,輪船已不敢

再東下,輪船公司已來電叫他們回萬縣,我們只得高價租下木船至三斗坪,×百×

十里約一日可到,其時空氣緊張,如上前線。

二十七日晨三時半,為旅店仆人叫醒,冒著夜寒到江邊,下弦月無限凄涼,

這個旅程,就是象征人之一生。一路行來,兩岸都是峭拔的石山,過鴨灘時,遙見

飛機二隊,自東而來,大概又是去炸輪船,聞日來炸沉三小輪船,我們中間膽小的,

急叫小艇靠岸,在河灘的大石下躲起來。

同船的一位中年婦人,態度很雍容,我們暗中叫她為部長夫人,她說:“我

們真是五百年修來才能同船渡。但是帶她旅行的是湖北同胞,他的態度,不令人發

生好印象。她是要到漢口去轉上海,帶她的兒女出來,大概是很富有,這種冒險尋

子的母親,值得欽佩。

長江四千七百余公里,被我們走了一大段,(約××華里),非抗戰也不會

有這個機會,秭歸縣附近,過一最著名之霜灘,水聲聞數里之外,浪花高丈余,我

叫她天下第一灘,船下灘時,旅客全登岸,以防萬一沉沒之險。且有引水的人,才

敢走,我若是詩人,真不知要做幾十首詩來形容它的雄壯奇詭。

同行的老伯說,從前的船走得真快,你看“千里江陵一日還”,不是一個確

實證據嗎?我不知他是在開玩笑,還是真以為是這樣。

沿途炸沉的船有五六艘,都擱淺在河的兩旁,米倉口兩山壁立,不下千尺,

一帶有兵書寶劍峽,牛肝馬肺峽,崎嶇險夷,真是非筆墨所能形容,世界上這種山

峽,恐怕沒有第二個,恨不能用畫筆或照相機把它留一個輪廓。

那晚六時,始到三斗坪,房屋都炸了重造,多是茅屋,熙熙攘攘如大都會,

因為幾日來,重慶來的輪船都不敢到三斗坪,故無鹽可挑,致有許多挑夫無物可挑,

以前三斗坪至津市的挑夫,每名五六百元者,現跌至三百七十元,這倒是便宜了我

們坐轎子的機會。我們急欲離開危險的地方,翌晨,各人雇了轎子挑夫,十余人成

隊出發,從三斗坪到洞庭湖口之津市,只有×百××里,要走七天,這七天的原始

時代的旅行,真是夠味兒了。

沿途人山人海,摩肩接蹬,都是挑棉花,香煙,鐵條等來的。去的,則多

是挑鹽洋貨等。我估計每一華里有二百苦力,則這條三百八十里路上,就有七萬六

千人,真是洋洋大觀,挑夫多是挑百斤或八十斤,一天走六七十里路,肩膀頭都是

紅腫或落皮,真是可憐,可是國難財的算盤就在這里打的。一路挑夫前唱后和,鬧

成一片,一個吃齋挑夫,沒氣力,挑那重的行李,我非常憐憫他,這種出世的人,

怎能與人爭一日長短呢?在九十度角的斜坡上,挑夫仍是拚命的爬,幾令人不敢相

信人類有這種忍耐力。這里是兩湖的滇緬路,恨不得訪華團來此一游,更認識吾人

艱苦卓絕的精神和民族性。

過母豬峽時,羊腸小道,非常難走,不久又上一山坡,幾如廬山之好漢坡,

峽中氣候頗冷,巖上已有冰條,懸崖峭壁,轎不敢行,第一日只走了六十里,夜宿

于半邊村小旅店中。這里可以說是原始時代之國際大飯店,部長太太由三斗坪起分

開旅行了,此人無摩登婦人之姿態,而有八字腳的傾向,她走后,吾人的笑料亦減

少了。

昔日太史公游歷名山大川,文思大進,我半生以來,游歷不少世界奇山異

水,怎么還不能下筆如有神呢。

夜夢我將小兒之胃割下,交德醫治療,德醫說已太遲,我痛苦驚醒,這夢

真是想入非非。在茅店中夜起,出門小便,但見冷月當空,萬籟俱寂,只聽得水聲

潺潺,旅況凄清,這里若不是辟為交通要道,則仍為土匪的盤踞地,我們也沒有機

會在此勾留。茅店的對聯說:相留秦楚趙魏客,借寓東西南北人。惜我不在秦楚趙

魏之列,沿途已滿筑戰壕,令人感到在火線不遠處旅行,在路上碰著一隊士兵,他

們看見我們七八個轎子,四五個挑夫,全家大小同行,浩浩蕩蕩,像煞有介事,于

是他們在我們過去之后,高聲的說:“這些都是發國難財的!”殊不知我們是災官,

有苦說不出。

到此已是新年景象,到處都貼著紅紙的吉利語,客中遇佳節,倍覺國難傷

情。此地之鄉村非常貧瘠,一百年后或有鐵路經此。

鄉民多以繩穿豬的耳,使其不易隨意奔竄,此計甚du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du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du,以前閱某雜志載某

西人說:chinazhongguo人素來缺乏愛護牲畜之心,于此可見。每見一般人將大豬塞入小竹籠

中,或將活著的雞綁著腳倒懸,這都是很殘態的行為。

行抵趙家坪投宿,我們此地離宜昌只××里,可謂后方的前線,普通旅客

不能再從此向茶店子而行,要繞道四十里,只有公務員及軍人可走,因茶店子離江

邊只三里,對江即日人之防地也。此地人民安居樂業,毫無恐慌之意。離趙家坪不

遠,要渡枝江,聞前年渡口被炸,死人不少。從此以后,已少人過。夜宿余家橋之

茅店,至午夜聞炮聲隱約三十里外,心中雖甚多幻想,然各人皆故作鎮定,炮聲直

至天明,幸敵人非正式進攻,不過是照例從隔江打過來示威,若真是進攻,則大家

必隨難民作鳥獸散,其結果必妻離子散,非常凄慘的,我們曾親耳聞聲,比威爾基

之視察前線,不強一點嗎?

一路天氣嚴寒,轎中以被包著身體手腳,然時接觸冷水,及烈風拍面,至

手背龜裂,大家時談論昨晚之炮聲,又怕又喜,或自詡各人當時的膽量,以作笑料,

從此向西南面走,離前線愈走愈遠了。

無意中發現挑夫苦力皆沒有脫落頭發的人,或者他們滿頭流汗,或多受日

光的關系,或系不用腦的緣故,顯然與營



無關,這值得醫生去研究,年來頭發

斑白;自覺老景侵襲,駐顏無術,不覺凄然。

沿途貧瘠不堪,過著原始時代的生活,幾乎沒有文化的影子,也不見一所

學校。

挑夫多說挑不起了,只得再作人事調整,重賞之下,必有勇夫,果然再加

五十元,兩個小皮莢問題終于解決了,可見財可通神。

欲趕往西亦不可能,只得住胡家洞,與鄉人羅嗦半天,天大人情,才得他

們答應,我們投宿,于是分配三人臥地上,由為樓上有空棺材,沒有人敢去住,這

里莊村生成了旅館,收入甚豐,比之我們災官粟碌半生優異多了。

一月二日始達西齋,午飯,天氣稍暖,到此已走了十一日路程,西齋以下

二十里為湖南境。自三斗坪起我們沿長江西行,自此稍向東走,午刻到松磁縣界灃

鄉,此地豬肉十四元,火柴三元一盒,鄉村生活,亦到此田地,真令人擔心。夜宿

高和園,因為旅館主人齷齪不堪,我自己動手炒菜,皆大贊賞,此是小學生時的修

養。

挑夫十余人,同行的湖南人去管理,井井有條。否則我們掌握不住,有時

犒挑夫以煙酒,頓時倍覺精神,小惠之于人大矣。

有時登高山時作人猿泰山之狂嘯,山谷為之震驚,聊當痛苦一場。

在茶亭有一鄉下挑夫,大笛小吹!凄清入耳。他無識無知,比之吾人憂家

憂國強多了,這是民間藝人。

終于到了津市,結束此三百八十里的山道旅行,因疲憊不堪,在旅館休息

一日,終日打聽航行洞庭湖的情形,有的說路多萑苻,有的說須坐木船無輪船交通,

至長沙,要走六日,真使人灰心。

在旅館邂逅自衡陽來押運銀行鈔票之憲兵五人,他們愿意與我們同行,他

們有駁殼qiang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qiang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qiang五枝,真是意外的收獲,因為這是qiang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qiang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qiang桿的時代。五日清晨,與另一民船

啟行,沿澧江而行,慢同牛步,艙內地方狹窄,大家交肢擁被而臥,有如沙丁魚在

盒內,寒風入骨,殊覺可憐,這一段的旅程為最苦。

三個憲兵坐船頭,以裝門面,吃飯即在被窩上面,幾乎動彈不得,三餐皆

由船主太太煮給我們吃,其粗劣不言而喻,但求果腹而已。澧江無甚風景,且未至

洞庭湖,夜至匯口,已大黑不敢再行,以免不測,因聞見不久在漢壽縣境,有船被

劫,故要小心,街市蕭條,無物可購,僅一小市場而已。翌晨憲兵黎明即來店叫醒

各人,又復開行,十一時抵安鄉縣,與小孩們上岸步行,欲在渡口候船來,但是北

風凜冽,令人不能再走,又返船上,擁被談笑,稍破岑寂。船行甚慢,幸有北風,

夜宿壽宮,天氣甚寒。

憲兵云,我們到臨子口,則無遇敵人的危險。夜十二時,聞犬聲甚劇,疑

有賊,故燃燈示威:今日過新港,已見廣闊的湖面,漁船無數,我們沿途叫買魚,

沒有船敢前來,因為看見憲兵皆有戒心,這里的魚五元一斤,比之重慶百元一斤,

真是可笑。一路經澧縣、安鄉、漢壽、沅江(鄉人說,是賀耀祖的故鄉)看見岸上

漁民家有蘆草生的火,毫不客氣,大家走去圍烤,如獲至寶。一望無際的蘆葦,是

他們取之無盡的財富,此地令人想起八卦洲的景象,何時始能再到那里去獵漳子呢。

我們現在是與敵人同在大湖的東西兩方,若無水雷封鎖,則汽艇一來,吾人生命可

完了。今日能親歷湘北大戰的勝地,真是平生的幸事。這里的蘆葦,不知有幾百萬

擔,只是交通工具不足,不能供平民做燃料,湖中沙鳥成千成萬,上下飛逐,若吾

人能棄絕名利之念,在此與樵夫牧子終老,亦是幸事。

大家下船步行沙岸上,心曠神怡,拾得奇形蚌殼二只,以作紀念,又拾得

鴻雁的大羽毛數根,預備做筆。返船購得野鴨二只,值三十元。烹食之甚為甘美,

若在重慶,則非銀行行長吃不到的。今日宿臨子口,去長沙只一百二十二里,夜間





特別低,晨起滿地是霜,我們若遇見上駛之汽船,則以憲兵出頭,要求他們

拖我們的小船,則我們可以早一天到長沙。

臨子口在西邊,湘陰則在東邊,湘陰以北一百余里,

即敵人,現水淺敵人

不敢前來,聞湘陰失而復得者數次,商業已極蕭條。

湘江浩瀚,有如長江,過包公廟,民眾正在演大戲八天,用以酬神,抗戰

時還有這個閑情逸致。靠憲兵之力,果得一電輪,拉著我們小船走向長沙,皆大歡

喜,風景有如萊茵河,惜內地城市,皆大同小異,無甚可觀,無清潔可愛之飯館、

旅館、公園、故旅行即是受罪之別名。

湖雁不斷在天空翱翔,多么有詩意,多么令人傷感。

湖南有沅澧湘資諸大江,造成我豐富產米地,無怪敵人垂涎,湘省人才輩

出,于國民革命貢獻不少,非偶然的,下午三時,環游市區,多是火災后的重建,

表面像是很繁榮,沿街的有機qiang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qiang<北京政府機房敏感詞屏蔽>qiang巢,可見當年的危態,能親游此偉大的長沙,也不

虛此行。湘人多吃擯榔,二角錢一片,此陋俗不知何時傳人,且又不能自給,又是

一漏厄。

再乘四小時火輪船,始能到湘潭,搭火車轉桂,以后平淡的旅程,也不打

算再記了。

三月六日柳州。






版權所有:新國學網*茗香文齋
赌场每天赢1000坚持3年